中國機器人處于行業低端 行業大蛋糕如何吃到

中國機器人處于行業低端 行業大蛋糕如何吃到

發布日期:2015/01/04   信息來源:院產業項目研究部  瀏覽次數:1074

中國以前的工業機器人應用領域主要集中在汽車制造業,范圍很窄,但是近幾年應用領域已經逐步拓展到金屬加工、食品飲料等行業。未來電子行業將成為重要的工業機器人市場,特別是電器制造、手機生產這一類工廠。而光電、鋼鐵、生化制藥等行業,也會因生產環境的限制而有更多工業機器人應用。 

AGV移動機器人到倉庫取貨,搬運給工業機械手自動裝配,再傳送到自動噴涂區,最后成品入庫……車間沒有工人,所有崗位均由機器人獨立完成。 

產業難題:整機空殼化 

高工機器人產業研究所統計,截至2014年9月,中國機器人相關企業數量428家,其中1~3季度就增加了175家,占到總數的41%。 

一位機器人研究專家表示:“一些企業看到機器人的市場前景就涉足這一領域,但很多企業根本就不具備生產能力,既無基礎也無技術,就是打腫臉充胖子。” 

在他看來,即使是一些有備而來的企業,也基本停留在組裝、仿制階段。很多企業就是把國外的產品拆開后,按照產品構成買材料組裝。“9個月間增加了175家企業,這肯定不正常。那些渾水摸魚的企業如果只靠模仿、山寨,肯定成不了氣候,反而會擾亂整個市場,甚至敗壞國產機器人的名聲。” 

不過,對于眾多業內專家來說,國產機器人目前最突出問題還是無法掌握核心零部件技術。盡管在過去40年,中國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進行技術攻關,結果并不理想。 

國產機器人的短板主要有二:應用系統開發不足,核心零部件缺乏。 

國產機器人中80%~90%使用國外減速器,60%~70%使用的是國外電機、40%~50%使用國外控制器。 

這等于說我們的國產機器人能做的就是外殼,核心部件全都是國外的。這就增加了成本,使得國產機器人在競爭中處于劣勢。工信部裝備工業司副司長王衛明也曾就這一問題明確表示,中國機器人的核心技術和核心關鍵部件受制于人,基礎配套能力滯后,整機面臨空殼化。  是否會陷入“高端產業低端化” 

分析報告指出,在2013年中國購買并組裝的近3.7萬臺工業機器人中,外資機器人普遍以高端工業機器人為主,幾乎壟斷了汽車制造、焊接等高端領域,占比達96%,而國產機器人則以搬運和上下料機器人為主,處于行業低端。 

“如果國產機器人未來5年內仍然找不到準確的市場定位,很快會被市場淘汰,再大的蛋糕也吃不到。”頓向明說。 

新松總裁曲道奎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建議:企業一定要找準定位,面面俱到很難與跨國公司競爭;還要轉變發展模式,“關起門來”很難做大,需要學會整合資源、與外界協作;第三,千萬不能走“高端產業低端化”的路,機器人集成的產業鏈很長,如果只做低端的加工制造,意義不大。 

以新松、埃夫特、廣州數控等國產機器人代表企業來說,它們或是機器人的最終用戶,或是自動化零部件廠商,又或是機器人系統集成商,本身在產業鏈上的定位和發展策略是有所區別的。 

一些廠商通過橫向整合產業鏈,聯合其他零部件廠商,自身專注于機器人整機的研發及下游應用的開發;另一些則通過自身在零部件方面的優勢進行縱向整合,零部件自給自足,以成本和渠道優勢占領市場;還有些企業定位于集成商,憑借成熟的解決方案銷售整機。  政策紅利如何能夠不盲目 

“從中國機器人過去40多年的發展歷史來看,政府發揮著主導作用,甚至可以說沒有政府的政策支持,中國機器人產業的發展要艱難緩慢得多。”王田苗說。 

這一點陸際聯也深有體會。作為中國最早一批從事機器人研究工作的專家,他始終認為,“機器人不論在國內還是國外,都需要政府的強力支持推動”。 

在他看來,從“七五”計劃開始,政府在機器人產業發展上的投入和支持就有目共睹,“機器人產業始終在享受政策紅利。” 

2013年12月22日,工信部對外發布《關于推進機器人產業健康有序發展的指導意見》,其中說,到2020年,我國要形成較為完善的工業機器人產業體系,培育3~5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企業和8~10個配套產業集群;高端產品市場占有率提高到45%以上;機器人密度(每萬名員工使用機器人臺數)達到100以上(目前為23)。 

而在2014年11月初,工信部副部長蘇波也公開表示,工信部將組織制訂中國機器人技術路線圖及機器人產業“十三五規劃”。此外,2014年的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簡稱04專項,即高檔數控機床數字化設計關鍵技術與工具集研發及典型產品應用)也明確將重點支持機床機器人,推進其在汽車發動機、航天、航空、船舶、民爆等6個行業自動化車間的應用。 

在中央政策的激勵下,許多地方政府也陸續制定機器人發展扶持政策。 

深圳市近日發布了《關于組織實施深圳市機器人、可穿戴設備和智能裝備產業2014年第一批扶持計劃的通知》,明確將重點支持包括智能控制焊接、重載搬運、柔性裝配等工業機器人和自動化輔助設備,以及服務機器人、精密制造核心部件等領域。 

廣東東莞更是投資27億元建設松山湖國際機器人產業基地。而在此之前,湖南長沙、四川、湖北、山東青島等地已紛紛出臺扶持政策,力捧工業機器人產業發展。 

據高工機器人產業研究所統計,截至2014年6月,全國已建或擬建的機器人相關產業園(基地)36個,產業園規劃面積超過2.8萬畝,到2020年的規劃投資額超過5000億元。 

而重慶則將機器人等智能裝備產業集群確定為該市十大新興產業集群之一,其兩江新區、江津、璧山、大足和永川共五個區布局機器人產業。到2016年該市重點行業裝備智能化率將達到65%,智能制造裝備產業規模達到250億元;到2018年智能化率達到75%,產業規模達到400億元,最終形成“整機配套”、“研發制造服務”全產業鏈的智能制造裝備產業集群。 

輿論普遍認為,在國家和地方雙重政策的支持下,機器人產業將迎來良好的發展契機。 

國產機器人情況不容樂觀 

一位機器人研究專家說:“各地一窩蜂上馬產業園并不能代表機器人產業化就會快速推進,投資太多反而可能帶來產業泡沫,不利于整體發展。”他認為,國家要對機器人產業發展有統一的整體規劃,各地切忌盲目投資。

國際機器人聯合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外資企業在華銷售工業機器人總量占據中國市場70%以上的份額,較上年增長了20%。 

更需要警惕的是,外資企業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增長,并沒有放緩的跡象。庫卡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孔兵頗為樂觀:“我們的用戶相對穩定,當前中國機器人企業對我們的威脅不大。” 

但是,市場已經開始變化。安川首鋼機器人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上海分公司總經理曹利對記者說:“最明顯的感受是,以往一個項目的競標企業也就三五家,甚至都湊不夠三家,但現在往往十多個企業競爭一個項目。” 

“實際上,國產機器人的發展勢頭很迅猛。無論是在技術研發,還是在國際市場的競爭上,國產機器人都不可避免地對這些洋品牌帶來威脅。”頓向明說。 

2007年,通用汽車公司在全球公開采購,由于價格、性能的優勢,新松公司的AGV機器人擊敗多家國際巨頭而中標。從此,新松的機器人自動化成套裝備相繼出口美國、法國、加拿大、韓國、俄羅斯等十多個國家,結束了中國機器人只有進口、沒有出口的歷史。 

“國內機器人企業雖然目前沒有威脅到我們,但總有一天會威脅到我們。中國是個很大的市場,但競爭非常激烈。現在機器人市場很像當初的家電業發展的前期,經過一輪大浪淘沙,最終總會有一些企業勝出,并躋身行業前列。”曹利說。 

北京理工大學智能機器人研究所副所長高峻峣認為:“未來十年,中國機器人產業的發展可能會超出想象。這對于國產機器人企業和國外機器人企業來說都既是機遇,又是挑戰,而雙方在中國市場上的競爭不可避免,也無法預測結果。”(來源:中國食品機械設備網)


關閉
汤姆影库私人atovm